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求其故 >正文

3号线上的最初相见

时间2019-09-29 来源:区位商数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伴随着一阵尖叫声,公交车发出刺耳的刹车声,车内一片混乱,景曼从恐惧中惊醒,回头看车内并无伤亡,只是车身右侧前方车门凹进来很大一块,一辆白色奥迪在车门外严重变形。景曼打开后门强装镇定的疏散完车内的乘客,然后下车,警车、救护车已经赶到,周围围满了围观的群众,警察越过群众在拉警戒线,混乱中景曼看见了白色奥迪车旁情绪激动的他,她想走上前去看个究竟,但警察已经走过来遮挡住了她的视线:“你好,你是事故中这辆公交车的司机吧,请跟我回局里协助一下调查。”景曼在跟警察走的那瞬间看见了那辆白色奥迪车后方车牌上的琼A和右侧车灯下方贴的那只粉色蝴蝶,她便明白了什么。

  警局里,景曼大概描述了一下出事时的情况,和警察掌握的情况是一致的,因为不是事故的责任方,警察便让景曼先回去了。景曼本来都走出了警局但又转身回去了,她要求看一下事故现场的监控录像,然后她就清楚的看到了那辆白色奥迪车一直追随在向北行驶的公交车后,而公交车左侧,有一辆黑色的雷克萨斯也一直在追随着。画面随着车辆的接近,景曼清楚的看到雷克萨斯左侧车灯上方贴的蓝色蝴蝶和车牌琼A58699,没容景曼思考,画面上便出现了那辆肇事车辆,是一辆黑色丰田越野车,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前方右侧路口冲出失控冲向公交车的驾驶室,然后景曼看到公交车左侧那辆黑色的雷克萨斯加速右转,而右侧那辆白色奥迪已经斜向横在了公交车的正前方,然后是猛烈的车辆撞击,三台车相撞,准确的说是四台车相撞,那辆雷克塞斯和那辆肇事的丰田擦了个边,肇事车辆整个前方几乎陷进奥迪车车身,奥迪车严重扭曲变形,左侧车尾陷进公交车前方右侧车门,然后景曼看见画面中的四辆车有近一分钟的停顿,黑色雷克萨斯里最先冲出来一个男人,景曼熟悉的他——白凌波,景曼看着他越步冲向那辆白色奥迪车,画面就此戛然而止了,景曼忙拉过身边的警察问:“那辆奥迪车上的司机现在在哪?。”警察看着眼前这个眼神慌乱的女人回答道:“在市中心医院抢救呢,你也确实该去看看她,如果不是她……”后面的话景曼没有再听进去,慌慌张张的跑出了警局。

  景曼拦了辆车对司机说:“师傅,市中心医院,您开最快速度,有急事。”出租车司机转脸景曼说:“哟,你不是事故现场那个美女司机吗?”景曼没意识到小城现在通讯也这么发达。司机又说:“是去医院看那个女车主吧?你的救命恩人啊,不过救活的可能性不大呀……”广播里传来的声音打断了出租车司机的话语:“今日上午8点26分,我市3号公交线编码L的公交车在明新区的博远路遭遇到了一场车祸,还好并无人员伤亡,据目击群众反映,当时公交车是在向北行驶,是一辆近似失控的黑色丰田越野车从公交车对面右侧路口冲出冲向公交车的驾驶室,但一辆居于公交车后方右侧的白色奥迪车突然加速冲在公交车的前方挡住了那辆失控的黑色丰田越野车,若不是这辆白色奥迪车的奋不顾身,编码为L的公交车命运将不堪设想,据当时公交车上一名乘客说车上有50多人,虽有受到惊吓但无一人受伤,许多乘客自发去医院感谢这辆白色奥迪车车主,但据警方调查车主并不是本地人,目前还在抢救中,是什么让这位异乡车主舍已救人还是一个谜团。肇事司机可能是酒驾,事故原因正在进一步跟踪,请继续关注。”景曼听完广播没有说话,那个谜团她知道,这场车祸的背后藏着一段感情纠葛。

  六年前,景曼22岁,大学毕业去了三亚在一家公司做文员,因为人长得漂亮,办事稳重,不到一年的时间被调到总部做经理助理,在这里她遇见了一辈子都忘不掉的白凌波。

  白凌波是冠方集团的董事长,年仅33岁,景曼第一次看到他时有种恍如隔世的错觉,似乎有种莫名的熟悉感,白凌波坐在椅子上凝视着电脑听一位西装革履的男人汇报工作,并未抬头看景曼,一旁的刘秘书介绍到:“这是我们白董事长。”景曼有些失神没听清楚刘秘书的介绍,直接喊道“白经理好。”她以为他就是自己的直接领导,是一名经理。刘秘书慌忙解释道:“这是我们董事长,不是经理。”白凌波抬头看景曼,那眼神让景曼深深陷了进去,以至于后来无法自拔。白凌波微笑对刘秘书说:“没事,你先带她熟悉一下总部的环境暂时安排一下工作,等郑经理出差回来交给郑经理带。”景曼点头慌乱的跟刘秘书出去了。

  总部跟分公司比起来要忙的多,景曼正常上班时间是一天8个小时,而景曼通常要工作10个小时甚至更长时间,她要求自己把所有工作都做到完美无瑕,她觉得只有那样自己才会离白凌波近一点。

睡眠性癫病是什么症状

  景曼在努力走向白凌波的路上不止一次从同事、同行、甚至是竞争对手的口中听到白凌波的传奇事迹:23岁从香港大学工商管理系毕业,同年进入海口知名企业冠方集团三亚分公司;25岁凭实力坐上总经理的位置;26岁那年当上副总;27岁冠方公司老板冠峰华病危,所有大权均交给白凌波,此时公司有有异心者称白凌波是靠关系上去的,所谓关系就是白凌波的女朋友冠琳琳,冠琳琳是冠峰华的女儿,和白凌波是大学同学,两人恋爱时他并不知道冠琳琳是冠方集团董事长的千金,直到他在冠方集团当上副总时冠琳琳才告诉他实情,然而公司的异心者就抓住这个不放了,冠琳琳就辞去原本在三亚分公司总经理的位置,一切交给白凌波打理,让白凌波用实力让这些闹事者失了声;28岁那年白凌波和冠琳琳结了婚,同年冠峰华去世,白凌波正式担任董事长,跟随冠峰华多年的股东们对白凌波不信任,要求退股,那段时间是公司在对外贸易上遭遇了重创,资金周转困难,白凌波凭借大学时期积攒的人脉筹得了一千万的资金,冠琳琳在此时以父亲的名义去说服了一些股东,最终还是有十多位股东退了股,剩下的也是股份比较小的股东,冠琳琳把一处房产卖掉筹得五百万的资金,白凌波用这一千五百万的资金把十多位股东的股全部买下,剩下的钱投入到公司运营中去;30岁的那年,白凌波把把原本值拥有三个分公司的冠方集团发展到在全国拥有十六家分公司的国内知名集团,资产达到六十亿,并且申请了上市,原来退股的股东们肠子都悔青了,而公司依然有一些年长的依仗自己在冠方工作多年觉得是有功之臣跟白凌波对着干,白凌波冒险对公司进行了一次大换血,把所有异己都辞退掉,提拔年轻忠心的,而近几年的发展证明白凌波的选择是对的。原本冠方公司是做金属、橡胶贸易的,白凌波在资产壮大后又涉足了地产、电子信息两个领域,事业版图一步步扩张,然而白凌波拒绝在媒体面前露面,就算捐了五千万做公益事业也只是用公司的名义。

  业界盛传“宁在冠方奋斗死,不去他处享安逸。”商界盛传“宁要冠方一笔单,不要私利千千万万。”跟白凌波接触过的人都说他是一个儒雅豁达的人,都说商人重利薄情义,“儒雅豁达”这四个字用来形容一个身家近百亿的商人,是很难令人想象他有多大魅力让人可以如此形容。

  景曼开始对白凌波痴迷,脑海里总是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他的影子。然而公司竞争压力很大,景曼开始出错:整理好的资料找不到,就是开会时投影打不开,客户电话留错,经理预约时间矛盾……接二连三的错误让景曼无从应对,郑经理也训了她多次,景曼不知道这些状况原因都是什么,在一次加班到晚上十点钟,景曼终于崩溃的哭了,她感到十分的无助。白凌波晚上开车路过公司抬头看见郑经理办公室的灯还亮着着就上去了,他以为是郑经理最近压力大在公司没回去,走到办公室时却看见趴在桌子上哭的肩膀一耸一耸的景曼。白凌波从桌子上抽出几张纸用手碰了碰景曼,景曼抬头看见是他慌忙接过纸擦自己的眼泪,她不敢去看白凌波,她觉得自己哭了这么久一定丑死了。白凌波先开口说:“景曼,是不是工作压力太大了?”景曼点点头又摇摇头,她不想让他以为自己工作能力不足。白凌波又开口说:“我知道你最近常出差错,压力是一方面,但所有人都想成为焦点所在,树大招风这个道理你应该懂。我对公司员工要求素质要高,不代表没有人使用恶性手段竞争,所以做好自己的事也要注意好周围的人,要搞好关系又要保持距离。”景曼抬头看他,这是第一次景曼离这么近看白凌波,棱角分明,英气逼人。白凌波看景曼盯着自己看就问:“很诧异我会告诉你这些是吗?每个人都是由不成熟到成熟的,你走过的路我也走过,而我现在走的路可能是你未来要走的路,甚至可以比我走的更远。”景曼愣愣的看着眼前这个男人,点了点头。白凌波微笑道:“走吧,你住哪,我送你回家。”景曼关灯跟他下楼看见他那辆雷克萨斯,让她没想到的是,白凌波竟然先为她打开车门,等她上车后关了车门自己才上了车,那个开车门的动作令景曼格外温暖。白凌波把景曼送到她的住处,走的时候还交代景曼以后不要加班那么晚,女孩子回家太晚不安全。那晚上景曼失眠了,脑海里全是他。

  从那以后景曼做事更加稳妥小心,前一段时间经常出的差错景曼也找出了原因,是一个同事在背后捣鬼,景曼记住了白凌波的话,并没有去经理那里揭发这个同事,而是和她摊牌和解并为自己日后所用。

  景曼辛苦忙碌中匆匆过了24岁,身边有不少的追求者,可没有一个是景曼想要的,不是太幼稚就是太世故,或许这些都不是理陕西专业的癫痫病医院由,景曼心里放着白凌波,别人都只能在心门之外。这一年,景曼从一个经理助理提拔为销售部部门经理,离白凌波更近了一步。

  景曼升职不久,公司派她和其他两个部门的经理去华北地区考察市场,他们到达考察地的第三天,那里发生了七级地震,通讯中断,白凌波在得到消息时第一时间驱车赶到考察地,因为去的三个人除了景曼外都是一直跟随白凌波的得力干将,白凌波是抱着希望去的,可到达地点时,地震已把当地夷为一片平地了,白凌波冒险进入废墟协助消防官兵救出了八个人,其中有两个人是景曼和另一个部门经理,而另一个永远的离开了这个世界。景曼惊吓过度,看到白凌波的第一眼就扑上去紧紧抱着他,白凌波并没有推开,轻轻拍拍她的背说:“没事了,没事了。”从灾区回去,白凌波先安排了去世那个部门经理的后事,要求所有总部的人全部参加追悼会,葬礼办的风光盛大,家属没有任何怨言。

  葬礼结束,白凌波特批出差的景曼和另一个经理回去休假,景曼并没有回家,她的惊吓已在白凌波的怀抱中抚平了。第二天,新闻头条是:冠方集团在华北地区最大的投资地发生了7级地震,冠方公司损失了近1个亿,但冠方集团并未发出任何受损声明,并且给灾区捐款八百万。景曼看着这条新闻对白凌波佩服的无法言喻。不久,冠方集团拿下了台湾最大电子加工贸易商在大陆三个亿的投资合作。

  庆功宴上,景曼有些微醉。宴席结束时,白凌波安排秘书送一些醉酒的男士回家,然后自己开车回家,走到酒店不远处,白凌波看见景曼扶着一棵树在呕吐,就下了车递了纸给她,景曼回头有轻微的诧异,然后接过纸顺势倚在白凌波的身上,白凌波扶着她说:“我送你回家。”依然很绅士的为她开车门,景曼坐在副驾驶一句话也不说。到家的时候,白凌波先下车为景曼打开车门,然后扶她下车,并把她送上了楼帮她打开房门,景曼在白凌波转身要走时用尽全身力气抱住了他哭道:“你不要走,你留下来陪我。”白凌波看着她说:“景曼,你喝多了。”景曼抱得更紧,“我没有喝多,我看见你的第一眼就觉得你一定会是我生命里最重要的人,那次地震你把我救出来时我就告诉自己这辈子我是你的。”白凌波试图把她推开,但景曼十指死死扣住,白凌波叹了一口气说:“景曼,你很漂亮也很优秀,我也很喜欢你,但我是有家室的人,我爱我的妻子、孩子,我不能爱你,我给不了你要的未来,你值得更好的人去爱你。”

  “我来晚了对吗?”景曼抬头看见白凌波深邃的眼眸。白凌波不说话,有轻微的叹息。

  “我不在乎你有家室,我不在乎,我爱你我不要别的,我只要你。”景曼顺势去吻他,白凌波要推开她,可究竟是个男人都招架不住一个漂亮女孩的投怀送抱,更何况他在心里对这个女孩是有些心动的。

  一番纠缠后,白凌波起身准备穿衣服走的,景曼去拉他,他突然看见她的身下的床单上有红色的血,他很诧异的望向她,景曼只说了一句:“我自愿的,因为我爱你。你留下来陪我好不好,就一夜。”白凌波就不说话了,伸手去抱住她,这时白凌波的电话响起,安静的夜里景曼清楚的听到电话那头稚嫩的童音:“爸爸,你怎么还不回来呀?欣欣等你等得都快睡着了。”她看见白凌波眼里满满的温柔,景曼突然就在心里问自己:你怎么了?就这么做了自己最不耻的第三者?。

  “对不起,欣欣,爸爸今晚有事忘记给你和妈妈打电话了,你早点睡,要听妈妈的话,乖。”

  “爸爸,欣欣乖,妈妈要和你说话。”

  “好,你把电话给妈妈。”

  “凌波,不会来也没打个电话,没事吧。”一个温柔的声音从电话里传进景曼的耳朵,景曼盯着白凌波的侧脸,那温柔的微笑是她从未从他脸上看到过的。

  “琳琳,我没事,今晚不能回去了,你哄女儿睡觉吧。爱你,晚安。”

  “晚安。”白凌波挂了电话回头,景曼伸手抱住他趴在他的肩膀上不让他看到自己慌乱的表情和猝不及防的泪水,白凌波感觉出来后背的微凉却并没有说话。那夜,景曼在他的怀里不断告诉自己:我爱他,我爱他,我只是爱他……

  第二天醒来,白凌波自己先走了,景曼明白自己不能和他一起去上班。景曼在公司里遇见白凌波,并未从他脸上看出任何异样。是啊,他是冠方集团的董事长,怎么会为这种事心生波澜。景曼后来邀他吃饭,他并不拒绝,只是不在去景曼那里过夜。景曼并未同他闹,但让景曼没有想到的时,未过多北京哪能治癫痫病久,公司宣布调她去深圳分公司做深圳地区主管经理,那是多少人求之不得的,景曼听到这个消息失除了失望还是失望。

  升职是要请客的,景曼心里再难受也知道这已是定局,她无法改变,她心里再疼也要装的若无其事去接受他人的祝贺。那晚上景曼真的喝醉了,依然是白凌波送她回家。景曼哭着问他为什么,白凌波冷静的说:“景曼,你很优秀,我不能毁了你,我不能给你家庭和长久的陪伴,我能给你的只有事业上的帮助,深圳地区近几年正是发展高峰期,你去那里可以把那里做的更好,这是我对你的信任,也是你自己的新开始。”

  “你这是要推开我吗?”

  “景曼,你一直是一个聪明的女孩,我给不了你幸福的,这些你心里都清楚。”

  “好,我去,今晚你不要走。”

  那夜,景曼紧紧抱着他一夜无眠。

  景曼走的时候白凌波并未去送她,只托人捎去了一束百合花,景曼把那束百合花带到了深圳,放进了新房子的卧室床头。看着百合花一瓣瓣的凋零,等花残败叶落尽,景曼又换了一束花,等到第二束花落尽时,景曼忍不住给白凌波打了一个电话:“我来了两个月,为公司带来了五百万收益,你不来看看我吗。”

  “好,我过几天去看你。”

  “我等你。”

  景曼不知道他的几天有多漫长,景曼又等了他三个月给他打了第二个电话:“你还不来?”

  “我最近忙,忙完这一段时间我就去。”

  “在我面前你是不是永远都没有时间?”

  “景曼,不要闹了。”

  “我闹?你把深圳地区都交给我了,你看都不看,你不怕我给你毁了。”

  “你不会的,你不会让我失望的,听话,我忙完去看你。”

  景曼又等了两个月他才来,这次她决定一定要把他留下来,那天晚上白凌波的手机再次响起来,正好他出去了,景曼看着屏幕上那个可爱的小女孩接通了电话:“爸爸,妈妈说深圳天冷,你要穿厚一点。”景曼有瞬间的冲动想要告诉电话那头:“你爸爸睡着了。”可如果电话那头是自己的孩子,一个女人对自己的孩子说了那样的话,这伤痛是不是一辈子都愈合不了,就算是白凌波被她逼到离婚了,她会幸福吗?景曼叹息一声,默默挂了电话。而电话那头的冠琳琳听到了开着免提的电话里传来了一声女人的叹息。那夜,冠琳琳第一次开始审视自己相信十五年的感情和爱了十五年的白凌波。

  白凌波回到景曼的房间,景曼开口问他:“你爱过我吗?”

  “我不能爱你。”白凌波抬头去看她,突然觉得眼前的女孩子怎么不聪明了。

  “如果我给你生一个孩子,你会不会给我一个家庭?”

  “景曼,我一直都觉得你是一个聪明的女孩子,不要做愚蠢的事。”

  “难道我就跟她差那么远吗?”

  “景曼,每个人有每个人的优点,但爱情里不是由这些决定的,我对你有过心动,而对她是爱情,我们20岁的时候就认识了,22岁相爱,28岁结婚,那年也有了欣欣,她出生于那样的家世并未在我面前有任何的骄奢,她的学历、能力都不比我差,企业原本是她家的,可这些年她甘心退出在我背后默默支持我,每次企业有危难她都会尽力去帮我,有她,企业才能到今天的地步,很多你们看到的企业发展其实都是她的功劳,她为我默默付出那么多,我爱她,这辈子心里只有她。”

  景曼不再说话,她知道自己输了。

  第二天,景曼很意外的看到了冠琳琳,她送给了景曼一束鲜花,依然是百合花:“景小姐,早就听说你是一位漂亮能干的女孩,今日一见真是开了眼界,竟如此漂亮。感谢你为贵公司所做的贡献,如若不是来接凌波,就错过了见景小姐的机会。”景曼接过花,看着眼前这个30多岁的女人,论长相、身材、气质、学历,景曼是输的透透的,她不知道冠琳琳受过何等家教,那种淡雅宁静的气质太多女人无法拥有的。景曼注意到一旁的白凌波表情有些不自然,却没有注意到自己表情的失控,冠琳琳把这一切看在了眼里却并未表现出来,依然微笑从容的去挎白凌波的胳膊对景曼说:“家里临时有事,所以不能请景小姐吃饭了,我们要回海口了。”

  景曼勉强微笑道:“好,改天我回海口请您吃饭。”然后看他武汉专治癫痫到哪家医院好们手挽手走出办公室,景曼站在窗前看见那辆白色奥迪车车尾右侧车灯下方贴的那只粉色的蝴蝶,和白凌波那辆黑色雷克萨斯车头左侧车灯上方贴的那只蓝色蝴蝶是一对,那必然是他们的女儿贴上去的。景曼阵阵心痛。

  景曼在他们走后近一个星期都没有出门,她不知道以后的路怎么走,景曼无意想起曾听别人说过冠琳琳出过一次车祸不能再生育了,她觉得他们那么大家业没有一儿子,自己如果可以为生一个男孩是不是就可以留在他的身边。景曼打电话给冠琳琳约她见面,景曼告诉她自己怀了白凌波的孩子,她看到她有一丝明显的颤抖。景曼接着说:“我爱他,我要为他生一个孩子。”

  “他知道吗?”

  “他不知道,我还没告诉他,但我觉得您是个有远见的人,冠方那么大家业,欣欣一个人能撑得了吗?而你又不能生育,我愿意为你们生一个孩子,我可以离开。”

  “你做不到。”

  “我做得到,我爱他不比你少。”景曼转身离开了,留冠琳琳一个人失神。

  景曼看冠琳琳的表情觉得自己赢了,她怎么会离开,她会逼白凌波慢慢离婚。她打电话给白凌波告诉他自己怀孕了,而电话那头传来的答案不是自己预料的:“你在哪?我带你去医院打掉。”

  “你难道就不问男孩女孩吗?如果是个男孩,你不后悔吗?”

  “不管男孩女孩我都不会要,我只有琳琳一个妻子,欣欣一个孩子。”

  “你确定吗?不后悔?”

  “我非常确定,不后悔。”

  景曼清楚的明白自己得不到他的心,她决定要放下他。那天,她收拾了衣物回了自己的家乡,一个北方的小城。那年,景曼28岁。

  在家呆了一个月,白凌波曾有给她打过电话,她并未接,白凌波觉得对她有亏欠,往她的账户打过去800万,景曼一分不少的退了回去,她觉得自己的爱情是金钱无法衡量的。很久没有回过家乡,家乡发生了很大变化,她看着穿梭在小城中间的公交车突然想要去做一名公交车司机,每天可以穿越小城看尽小城里芸芸众生的匆忙幸福。不久办了手续景曼成为一名公交车司机,走3号线。小城里盛传3号线上有一位美女司机,常常景曼开的那辆车上乘客爆满。景曼偶尔也会想起他,但那是个回忆,回忆里的人就留在过去吧,她要开始新的生活。景曼本以为以后都不会再提起这段爱情,直到那场车祸,她明白自己终究没有冠琳琳爱白凌波。

  那天阳光很好,景曼心情也很好,但走到明新区的博远路时的一场车祸让她的心间从此多了一份阴霾。公交车、奥迪车、丰田车、雷克萨斯四车相撞,主要责任方丰田车是酒驾,若不是奥迪车挡在公交车车前,景曼已经没命了。原本白凌波觉得亏欠景曼,是来看她最后一次的,就一直开着车跟在景曼开的公交车后面看着景曼,他不知道,自己的妻子冠琳琳跟在自己后面。冠琳琳听说白凌波要去景曼的家乡,她觉得白凌波也许想要一个儿子,她决定退出,成全了他们。她跟着白凌波准备看他最后一次然后出国,她顺着白凌波的目光看去看到了公交车上开车的景曼,也在这时,那辆丰田越野车突然冲向公交车驾驶室,她看见白凌波加速右拐试图去用自己的车挡公交车的驾驶室,她没有思考直接加速从右侧挡在了公交车前面,伴随一声剧烈的撞击声,身体传来剧烈的疼痛,恍惚之中看看自己爱的那个男人朝自己奔来,自己是不是再也没机会爱他了,最后相见竟真成了最后一面了。

  白凌波看着白色奥迪车门上鲜红的血液发疯似的要将就扭曲的车门打开,没有人见过这样不冷静的白凌波,警察把他拉开,从变形的车里把满身鲜血的冠琳琳拉出来送上了救护车。

  景曼从警局出来到达医院时,冠琳琳还在抢救,白凌波像个孩子一样趴在手术室门上,眼中有泪光。突然手术室的灯灭掉了,医生出来摇了摇头拍了拍白凌波的肩膀。白凌波就大声哭了起来,一个近四十岁顶天立地的男人就那样在医院的走廊里嚎啕大哭起来。景曼特别想去抱抱他,但她清楚白凌波要的不是自己的怀抱,自己也不配再去安慰他,跟冠琳琳比起来,自己的爱太自私,一个为了不让自己丈夫受伤,宁愿牺牲自己去救一个破坏自己家庭的人,这点能有哪个女人做到,她只能承认自己不爱白凌波。

  爱情里,我们都太高估自己爱的能力,忽略了爱本身的意义,爱不是一定要和你在一起,爱是不管你和谁在一起都要你幸福。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上一篇: 没有了
  • 下一篇:别保持,再等等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