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吾从下 >正文

画似人生千百度

时间2020-10-20 来源:区位商数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画似人生千百度

 ――陪同广西艺术学院恩师卢汉华、莫更原教授在桂平写生记行 

桂平,这个充满旖旎风光的古城,有绵延高耸的大瑶山山脉、深嵌黔江中游的峡谷大藤峡;有岭南第一秀山桂平西山,青翠欲滴的热带雨林龙潭国家森林公园;有太平天国起义纪念圣地金田营盆,第二十一洞天的丹霞道教圣山白石洞天;有被誉为道家七十二福地之一的天南福地罗丛岩月,以及丰富多彩的紫荆瑶寨民俗风土人情……。令无数骚人墨客慕名前来桂平采风写生。 

当我翻开以前写生的画册,就想起当年与广西艺术学院教授画家写生的许多趣事。记得陪同广艺卢汉华和莫更源教授在桂平写生是上世纪八十年代。两位教授前来桂平写生,他们一来到桂平就找到了我,当时我刚从广艺毕业不久,在桂平一中工作。为了提高我的画画水平,更好地为教学服务,校长特批我外出写生的假期,让我陪同广艺教授外出写生。我陪同他们上桂平西山画了十多天,然后,去到大藤峡、太平天国纪念圣地金田以及紫荆大瑶山等地写生。 

当年恩师们为了写生,历尽艰苦,记得当年我上西山联系他们两人的吃住问题,两位教授要求非常简单,他们说,“晚上能有个床铺睡觉,能吃上饭就行,出来写生,生活都很朴素简单”。我按他们的意向联系了西山风景区的管理处,管理处的主任看到我手拿着从县委宣传部开来的证明,证明写着请西山风景区领导关照广西艺院来浔写生的教授,他二话没说,住宿我们包了,就安排教授们住在他们的职工宿舍,他们画多久就住多久,就是艰苦一些,睡的是硬木板床。主任又说,吃饭问题让他们自己买饭票吃饭吧,吃的是职工吃食堂工作餐,每份一块钱,有青菜和一些肉菜。 

食住问题解决了,我领两位教到桂平西山风景区李公祠职工宿舍安排好后,他们一住就是十多天,食宿都在山上。他们在西山画画,我不能每天都陪同去画画,我把自己每周的12节课程调在周一至周三就上完,没有课的时候就上山去陪他们写生。两位教授每天都是很早起床,吃过早餐,他们就到西山飞阁以上的景点写生,到中午下山回到李公祠职工食堂吃午饭,下午就在西山洗石庵周边画画。桂平西山松树苍劲挺拔,各种杂树相间穿插,亭台楼阁遮掩其间,卢教授很幽默地说,“西山癫痫大发作症状有哪些四处都入画,坐在一个位置上前后左右都可以画,景如天成,用心着笔就是了。” 

有一天,我们坐在西山鲶鱼坑旁边画画,卢教授喜欢把开了叉的毛笔放进嘴里用口水交融一下,被走过的路人看到了,那人大声说:“你们看,这位老先生画画还吃墨呢?”他一说,便引来很多人围观,卢教授便哈哈大笑起来,他风趣地说,“是呀,你不吃点墨,肚子里面怎么会有墨水呢?”那路人恍然大悟,也幽默地回了一句:“我们肚子里墨水少,原来是没有吃墨呀?”我们大家都笑了起来。另一位路人走过,看到莫教授用大笔渲染画面,就说了一句,“黑吗吗,�蛹傅谩!蹦�教授一边继续渲染,一边重复着路人的说话,“黑吗吗,�蛹傅谩!蔽颐谴蠹矣中α似鹄矗�在谈笑风生中完成了画作。两位教授在西山画了十多天,下一站去大藤峡。 

当时大藤峡还没有开发,没有车能开进大藤峡,坐船是唯一的水路。也没有旅游船,我们乘坐金田林场的木船,那时三日一圩,也就是说,林场的木船三天开一班船,从桂平开到碧滩,下午再从上游碧滩返回桂平。 

我们选定去大藤峡的日子,上午七点钟前就到北江码头等待,待金田林场的船开出,我们就顺便坐船到弩滩。弩滩,在大藤峡出口处,离桂平城区约七公里左右水路,因滩险水急如弩而得名。弩滩,两岸山峰峻峭,水下暗礁四伏,漩涡回环,狂澜倒卷,险象丛生。大藤峡诸滩以此为最险,以前船行至此,旅客往往烧香念佛,峡口北岸有甘王庙,也是祈求菩萨保佑平安之意。峡的北岸,有嶙峋怪石成片突出江心,其状或如鸡、或如狗、或如鼓。水浪冲击这些石头,便会发出奇怪的叫声,如万马奔腾,如擂响战鼓,涛浪冲天,让人胆战心惊。 

当船开到了弩滩,我们上到江岸边写生,我先联系当时大藤峡勘探队的领导,他们正驻点在弩滩甘王庙,为大藤峡水利枢纽工程开发作前期地质勘探工作。我们走进到他们住的简易工作间,看到有一位约一米八高左右的高个大汉,估计他就是勘探队的领导。我问,领导您好!今天广西艺术学院的教授来这里写生,你们能不能方便一下,帮多开我们几个人的午饭吗?我们会给回伙食费你们?勘探队的领导认真打量着我,操着浓厚的东北口音问我,你是谁?我笑着回答,我是桂平一中的老师,也是广西艺术学院毕业,我又指着旁边的师兄张正祥,他也是广西艺术学院毕业,我们的老师来桂平,我们陪他们来这里写生。这个东北大汉也是很豪爽,他听天津有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吗说是广西艺术学院的教授来这里写生,他就欣然同意了,他幽默地说,伙食费就不用了,就算我请你们吧,但可要把这里的风景画得好一些呵?我也学着他的东北腔调,带点卷舌音,那是,我指着卢、莫两位教授,他们已坐下来开始画画了,他们是美术大师,能画不好吗?他很干脆地讲,你们先画画吧,午饭好了,我叫上你们。我深深地向他鞠躬,谢谢领导! 

我走回老师旁边也开始写生,我坐到卢教授旁边,开始动笔,又轻声的跟老师说,午饭问题解决了,大藤峡工程勘探队的领导请我们吃中午饭,卢教授边画边笑着说,想不到我们的学生小李鬼精灵的,还有免费找饭吃的本事。我吃吃地笑着,是呵,我也想不到,那个东北大叔那么豪爽,不过人家还是看在艺术学院教授的面子上的,我是沾您和莫老师的光,才享受免费午餐。莫老师也在那边风趣地说,那以后我们要多来桂平,这里风景这么好,又有小李当向导,吃饭也不用钱。大家你一句我一句地调侃着,很轻松地享受写生的乐趣。  

大约中午十二点半,我们就和大藤峡工程勘探队的同志们一起吃午饭,他们做了个清蒸黔鱼(黔江鱼),紫苏炒河虾,银鱼煎鸡蛋,还有一盆清炒红茹叶,饭菜非常可口,两位教授边吃边夸赞着,东北大汉说,这都是地道的黔江上的食材,黔江鱼、黔江虾、黔江银鱼,都是这里最好吃的东西,今天你们都尝到了。他又一边夸赞这里的桂平人很善良好客,鱼民们打捞上来的鱼虾都是先卖给我们勘探队,我们要不完了,剩下的才拿到街上去卖,我们吃的青菜都是村民们送给的,给钱他们也不肯要。我说,你们千里迢迢,来到这里做大藤峡水利枢纽工程前期勘探工作,是为桂平人民造福啊,谢谢你们!谈话间,得知东北大汉是个哈尔滨人,是大藤峡水利枢纽工程前期勘探队总工程师,吃完午饭,我还是把事先做备好的三十多元钱交给东北大叔,但什么说,他也不肯收。卢教授说:“小李他们说过请我们吃,就不肯收你的钱了。”我们只好再次谢谢他们的好意了。 东北大叔知道我们下午还要去江边写生,他叫他的助理小张,去开他们的机帆船送我们去到沙湾岸边写生,我们到了沙湾小张又一个人开船回弩滩。

到了沙弯,看到如此美丽的风景,大家都热情高涨,但是面对崇高的深山大壑,肃然耸立苍岩绝壁,在惊心动魄的震撼之后,我又陷入了更深度的迷茫与无奈,哀怀抱绝景,更觉落笔难。卢教授看出了我的心思,他鼓励我说:“对待高山大江,就像找到你自己喜欢的东西一样,把自己认为最好的,就记写下来,把不需要的省略,做到胸有成北京专业治疗癫痫病医院竹,意在笔先。”在老师的指导下,我终于大胆地落笔,开始写生了。 我们一直在江边画画,但是,金田林场的船开回桂平方向时,不在沙湾停留,这可难为我们了,我们怎么回去呢?此时,有一位鱼民划着一条小船在江边打鱼,我和张兄走到江边,大声地呼喊,那鱼民看到我们可能是要顺流回去,就把鱼船开到岸边,我们就顺便又坐了小船鱼回弩滩。

五月,是江水最大的时候,现在想起来都感觉胆战心惊,我们几个人坐在船上,那条小船几乎沉浸于水中,最多差尺把就会进水。我看见莫更原教授一脸紧张,眼睛一直瞪着天,一刻都不敢往水里看,我当时看见弩滩水急浪高,大浪不断打在船舷上,心里也非常害怕,只有卢汉华教授很幽默风趣地问我?小李你怕不怕?我故作镇定自若地回老师的话,你们都不怕,我怕什么?这会,船夫也一边安慰我们,放心吧,这里的水路我很熟悉的,开不了船我不会让你们上船的,夏天的弩滩都是这样,水急浪高。而后,卢汉华教授又大声的吟咏“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

好不容易才回到岸边,一上岸大家的心才真正的轻松下来。这时我才大声地又重复了刚才卢汉华教授读的苏东波的诗词《赤壁古怀》“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又自言自语地说,今天是有西山的菩萨和甘王庙的菩萨保佑,我们保住了小命回来啦,这时大家都高兴得放声哈哈大笑起来,一解刚才惊恐的神情。 

在岸边,我们看看刚才渡船回来的险滩,滩急浪高,浑浊的江水奔流不息。我心里暗暗地捉摸这个弩滩名字的由来,弩滩的词汇,弩,剑拔弩张,单从“弩滩” 两字就够瞧气魄! 我们两个学生摆出今天的画作,放在一起让老师点评,卢老师和莫老师又拿起笔帮我们收拾一下,那里笔墨要加重,那里需要留白再渲染让气韵更生动。然后,老师们也打开他们的画作让我们欣赏,当我观看这幅两幅题为《大藤峡图》的画作时,就深深的被画面的艺术美感染了。看着滔滔的江水,那疏密有致的山水,那浓淡得宜的用墨,那浑厚华滋的用笔,笔墨功力精湛,笔情墨境意趣盎然,真可谓是进入“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的艺术境界了。 

卢汉华教授他是一位富有人文特质与文采风流的画家,历经坎坷,饱受磨难,坚持理想,砥砺品格,在极其艰难困苦的条件下进行不懈的艺术探索。他的画作充满了丰富的想象力,他总是不倦地以手中的画笔来表现癫痫病治疗期间需要做哪些护理一个具有梦幻色彩的生命世界,从画家独特的角度叙述记忆深处的情景。他的作品笔墨,情感外露,大气磅礴,呈现出朴实刚健、雄浑厚实的画风,苍茫厚重的意象、气象壮阔的画面常给予观众强烈的视觉震撼。 

莫更原教授的画以擅画风景优雅、端庄美丽的形象见长,朦胧幻美的画面富有寓意,把观者导入对人性美的思索之中。画作简约而细腻,质朴而自然,线条流畅,色彩简洁,格调高雅,意蕴深远,清淡中出奇趣,平和中藏真意,令人赞叹!看到老师们精湛的艺术画作,让我深深感叹。 

在大藤峡写生结束后,我们直奔金田营盆,从金田营盆再往金田电站,这一带风光旖旎,山清水秀十分入画。而后,我们深入到紫荆瑶寨,紫荆瑶寨位于大瑶山山脉,十八河一带山脉高耸,气势磅礴,两位恩师兴致盎然,虽然每天都是吃完早餐就带上一些馒头就出去写生,到晚上六七点钟才回到荆山旅社才吃晚饭。每天走很远的路去写生,但他们从没叫过一声苦。

二十多天的写生结束了,亲历了烟雨中秀丽的西山的迷离多情,历险惊涛骇浪中小船渡过大藤峡时情绪的惶恐不安,寻觅了紫荆瑶山的风俗民情……。

当我将厚厚的一叠画作装进旅行包时,内心无比激动。二十多天来,我们被蚊虫叮咬,被雷雨追赶得东奔西跑。回想当年和恩师们在一起外出写生学习的日子,心情依然难以平静。 一晃而逝的那个青葱岁月离自己越来越远了,两位恩师的话语犹如在自己耳边回响着,闲暇偶尔翻看自己的写生画册才把记忆拽回来。

回想当年激情燃烧的青春岁月,为了追求那个艺术梦想,一直在努力着。 回忆当年,两位恩师把国画艺术当成一生的修行,他们不怕艰辛、注重写生,对艺术的执着不仅体现在言谈举止上,更表现在写生的整个过程中,踏尽奇峰写草稿的艺术追求已渗透到了他们生命之中。两位恩师深入骨髓的文化意识及使命感,以及他们的艺术风骨、艺术气象,对我生产生深远的影响。他们激励我要多外出写生、用心创作,注重文化积淀,有志者事竟成。 

画似人生千百度,一段难忘的与恩师在一起游走桂平大地写生记忆已深深地铭刻心中,恩师的亲切教悔让我永生难以忘怀。在广西艺术学院八十周年华诞到来之际,记写此文,感恩母校!感恩老师!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