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是丘也 >正文

接受的事实抒情散文

时间2020-11-20 来源:区位商数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接受的事实抒情散文

  (一) 心中的责任

  今天,终于能平静的坐在电脑前,敲打下如题的几个字,这是我一个月以来心中承载最多的心事,也是我这段日子无穷动力的源泉,更是我以后生活的力量所在。一切都是源于父亲一个月前的突然患病。

  父亲今年刚62岁,身体一向健康,多少年来,吃药的次数都能数得清,他自己也常引以为豪。清明节前他和母亲去东营大爷那里相聚,还是心细的大爷发现父亲气色不好,父亲只是说,过年家里来人多,喝酒时感到胃口不舒服,其它无恙。他们兄弟一年团聚一次,可能正是不常见面才能观察捕捉到亲人的细微变化,而我和弟弟——他的儿女却没有觉察出来,这是我心中抱憾的事。大爷督促父亲一起到胜利油田中心医院做了钡餐、胃镜检查,病理诊断结果是我们家人难以相信的事实——胃癌。

  母亲没有听从大爷让父亲在那里住院的尽力挽留,还是坚持让父亲回家治疗。县医院检查和东营中心医院结果完全一样。从父亲查出病、安排住院、一系列检查……我心里只有一个信念:不耽搁一点时间,在最合适的时间给父亲接受最及时的治疗。弟弟因为生意常年出门在外,怕他路上分心,在安排手术前两天,家人才委婉告诉他家里有事,必须回家。当时我的老公出差在外,我还要回自己的家照顾上初中的女儿——那时的我成了父母亲、弟弟、我家这三家中的顶梁柱。每天都有使不完的劲,丝毫不感觉疲惫治癫痫河池那家好

  父亲在我们的安排下,在最快的时间做了手术,所幸的是父亲的术后病理结果是早期,这也给了我们很大的信心和希望治愈病症。前两天父亲做第一个疗程化疗,或是我们在病情上善意的隐瞒,父亲信以为真,也或许父亲的确没想到自己会患上重病。因为我们一直对他说是重度胃溃疡,必须手术,以后也必须定期复查、检查、住院打营养针。父亲爽快答应去做第一次“检查”,但在住院第四天时,化疗药物的副作用开始明显显现,父亲的嗅觉出现异常,日常周围都说是弥漫着医院病房的味道,抑制不住的干呕,直接影响到吃饭休息。父亲没问我们他的病情,但在病床上,父亲的眼泪却在微闭的眼中流淌出来。从知道父亲病情、父亲手术治疗,我没有流过一次泪,但在父亲流泪的时刻,我的泪水顿时流满了脸……此时的父亲应该猜测到了他的病情,尽管是谁也无法接受的事实。

  尽我所能地照料病床上的父亲,变着口味或做或买可口的饭菜、水果。回家安顿好孩子饮食,稍有空闲,还是愿意过去看着父亲,哪怕什么也不做,只是静静守着他。做儿女的,回报父母的,就是心无所系的照料、相守。自己虽然已是人到中年,但一直都没觉得自己长大,对父母的依恋并没有随着年龄的增长和自己有家庭、有孩子而减少。在父母面前,一直觉得自己还是孩子,每周末都是到他们那里吃上一顿他们精心准备的饭菜回来,安然幸福的享受着他们对自己的关爱。“父母可以为了孩子付出一切,总是将最好、最宝贵的留给孩子,而对自己的烦恼、苦痛却从不轻易地流露给孩子,怕孩子担心,这就是父母。”是父亲的病让我迅速成长成熟,断然抗癫痫药对儿童危害大吗担当起做儿女的责任来,照顾好他们是我心中最大的信念。

  祈愿父亲早日安康,祝愿天下所有的父母健康长寿!“父母的鞠育之恩,子女想报也报不完”。我要做的,是对父母的不尽回报,所以,我的`心中满是责任。

  (二)愿时光温柔待双亲

  今年是父母的金婚之年,性格南辕北辙的两个人共同走过了50载风雨春秋。两个古稀之年的老人到现在真的过上了“琴瑟和谐”、“出入成双”的日子。“少年夫妻老来伴”正是现在两人生活的体现。他们一同在家里侍弄花花草草,楼前屋后见缝插针种的几棵黄瓜、豆角几时开花了,一天黄瓜能长多少他们都了如指掌,想出门就驾驶着一辆小型单座电动三轮车一人驾驶一人乘坐或购物或逛街或走亲访友,每天过得不亦乐乎。看到父母安享晚年时光,我们小辈也由衷替他们高兴,更祈愿时光慢些走,让老人相依相伴、幸福和谐长一点,再长一点……

  父母同心勤劳持家。在我成长的印象中,母亲是村里妇女干部,操持着家里家外一切事物,父亲是县城木器厂的合同制工人,一早离家走,到晚才回家。家里农活只在必须非两人不能干时,父亲才会在家呆上一天。父母都是上个世纪四十年代末期的人,经历过饥饿困苦岁月,家里生活在父母打理下已算温饱富足,因为有吃的,有钱花。后来,县木器厂解体倒闭,为了改善家里生活条件,父母在农忙之外各自为这个家打拼,父亲自己在家做家具送到集市上的固定摊贩那里代卖,母亲在家饲养过水貂,办过小型的家庭养殖场。父母用自己的辛劳给了我西安市哪家医院治癫痫较好和弟弟我们这个四口之家最力所能及的庇护和殷实无忧生活。这个家庭在当时的农村一直是数得上的富裕人家,九十年代初在县城买了自己的房子,举家迁往县城居住。

  父母都是溺爱孩子的。在当时农村家庭里,家里的孩子都会适时帮父母干农活,记得小时候过暑假,玩伴们都去地里拔草,要给家里饲养的兔啊、羊啊吃。而我,非要和小伙伴们一起去拔草,因为不和她们去,大街上没有人和我玩。母亲很多次说起这件事,说我小时候可能干了,拔得草多得自己背不动,到中午回家时,母亲本来干农活已经很累了,还要去背我拔的草。母亲说弄回家没用处不要了,我坚决不干,非要她背回家。还有农村家家户户都种棉花,而棉花田最重最多的活计就是打农药,和我同样年纪的孩子好多都会帮家长打农药的。父母没让我们打过一次农药,我们姐弟俩干上的农活,帮上父母的都不及别家的孩子。我的父母亲就是这样,用自己的臂膀撑起了一个家的所有辛劳。可怜天下父母心,当时的父母那么操劳,也没让我们姐弟俩承担与分担过多的辛苦。

  父母性格迥异。母亲外向善谈,父亲话少寡言。因为母亲文化程度高些,接受新事物总是比父亲快,生活里出现磕磕碰碰时,父亲总是转弯慢,执拗的坚持自己的想法,两人想法合不到一个节拍上。但是,父亲最大的优点就是一门心思挣钱给母亲,而他自己不图吃喝穿,只管挣钱不管花,全权交给母亲支配。所以,母亲每次在两人出现大的摩擦和磕碰时,总是让着父亲。也常对我们说:想想你爸爸一辈子光给这个家付出,一点也不为自己,什么样的气也不能和他一样,慢慢他就想开了,想到这也湖州治疗癫痫医院不和他生气了。

  现在我和弟弟的孩子都大了,父母也在我们不知不觉中一天天见老,从他们再也不愿意上我们的楼开始,应该是爬几层高的楼梯对他们都是一种负累了。每周去父母那里时,他们都像孩子一样说起他们一周的见闻和家里的大小事。有时也说哪天身体不适,现在吃了药没事了。给他们说不舒服时告诉我们姐弟,都是说不是大毛病,自己能去诊所看等及。到现在,他们最大的想法还是不给孩子们增添负担。前年冬天的雪夜,母亲因照看小孙女从弟弟住处回家时,因为雪天路滑不小心伤了手臂,而当时我在外地学习,弟弟常年不在家,母亲叫了叔家弟弟开车过去接她。我学习的一周时间里,她对自己的伤一点也没对我说。当我回家时才发现母亲手臂骨折固定上了木板。母亲说,就是我在家,知道我的驾驶技术不行,也不会给我打电话,天气不好,你再过来,更不安全。不管什么时候,家长想到的都是孩子的安危、怕孩子担心,这就是父母。

  他们牵挂的儿女已长大,儿女的儿女已不再用他们接送与照顾。金婚之年的他们才开始过真正的二人世界,安享晚年。看她们同出同进每天过着老伴老伴,老来作伴的时日,由衷想说:时光时光,你慢些吧,不想让您变老了;时光时光,请温柔待我双亲……

【接受的事实抒情散文】相关文章:

1.

2.

3.

4.

5.

6.

7.

8.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